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Clubhouse: a16z“自媒体帝国”崛起的关键一战

Clubhouse,一家在去年疫情期间异军突起的即时语音聊天社交软件,已然成为了硅谷最新的当红炸子鸡:这个仍然只接受邀请注册的App,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已经估值达到了10亿美金。

一年变身独角兽

去年三月,全球被新冠病毒肆虐,在人们大体上无法维持正常的面对面社交,Clubhouse 在硅谷突然成为人尽皆知的流行产品。据福布斯报道,在2020年5月,Clubhouse 估值已经达到1亿美元,当时该公司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网站(下图),就连产品都未登陆 App Store。

直到今天,Clubhouse 的官网仍然非常简单。非注册用户现在可以上官网预留用户名,但产品 hype 的最主要来源——邀请注册制——依然没有解除。

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Clubhouse 新一轮融资的估值达到10亿美元。昨天该公司正式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由一手孵化它的硅谷顶级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的合伙人 Andrew Chen 领投。如果报道属实,从今天起 Clubhouse 正式跃升独角兽公司行列。

B轮完成,是时候赚钱了。Clubhouse 很应景地宣布推出了面向平台用户(内容创作者)的分成制度,在未来的几个月里,Clubhouse 将开始测试让用户直接给内容创作者打钱的功能,包括并不限于打赏、房间门票或订阅费。如无意外,Clubhouse 作为规则的制定者也将像其它类似付费平台一样从中抽成。除了赚钱,分成也能让那些因为炒作而来的用户能够在平台上待更久的时间。

与此同时,Clubhouse 还推出了一个资助新内容创作者的计划,名叫 Creator Grant Program,让这部分潜在的精英用户和关键意见领袖更愿意将他们的内容和活动放到 Clubhouse 上运作。

Clubhouse 的异军突起,也是主要投资方 a16z 近几年酝酿的自媒体帝国计划当中的一个关键节点。它拥有多位在行业内呼风唤雨的合伙人和分析师,除了 Clubhouse 之外还投资了不少时下备受关注的内容类公司。而现在,a16z 又已拿下音频社交方面的一座重要的桥头堡。

在 a16z 的加持下,Clubhouse 有可能成为音频社交领域的下一家 Twitter、Facebook 或 TikTok。

是语音聊天室,还是名人俱乐部

Clubhouse 是一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成功注册的用户可以在 app 里加入其他人的房间收听实时语音对话,也可以创建自己的房间。这些房间可以是完全公开的,也可以是半公开(仅对自己follow的用户开放)或纯封闭房间。

Clubhouse 上的房间,最一开始基本都是产品的投资人和早期用户(比如其它 A16Z 系创业者)在吹水,并逐渐得到整个硅谷 VC 创业圈的追捧。现在的 Clubhouse 上内容已经比较多样,包括艺术、医疗、政治、社会公平、科技、职场发展、爱好等各种话题。

有音乐人在 Clubhouse 上举办音乐会,也有因为疫情失去主要收入来源的喜剧演员在上面表演 standup。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最高法院前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去世的那段时间,Clubhouse  上还出现了很多即时组建的法律和社会公益类讨论房间。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解放了他们的时间和注意力。比如在家工作的人士,他们完全可以像听播客一样,一边做着手上的工作或琐事,一边开着 Clubhouse 收听讨论。Clubhouse 的即时性让任何收到邀请完成注册的用户都可以随时加入各类话题不同房间的讨论,足不出户也可以和其他人完成社交。

“现如今的社交媒体通常迫使你花几个小时盯着屏幕,分心地在多个屏幕之间切换——而 Clubhouse 让你在听的同时进行多任务处理,”Chen 在宣布领投 Clubhouse B轮的博客里写道。

如果不是嘉宾身份的话,用户也可以点击举手按钮,等待主持人允许讲话。由于产品现在还非常简单,没有鼓掌的按钮:如果你是嘉宾的话,快速点击静音/解除静音按钮,这样同台嘉宾也能看到你的头像上的静音标记不停闪烁,代表你赞同他们的发言。

值得提及的是,Clubhouse 借鉴了早期的 Snapchat 等“观后即焚”的理念,房间里的所有语音对话是不会为用户保存录音的。这一设计,加上众多硅谷大佬和美国社会明星用户的早期加盟,为其他用户创造了一种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 的心态,让他们更想要加入 Clubhouse,以免错过精华内容。

据报道,除了硅谷耳熟能详的投资和创业大佬之外,Clubhouse 的用户还在各种房间里见到过欧普拉、Kevin Hart、Chris Rock、Jared Leto(自己也是投资人)等明星的身影。因为 a16z 联合创始人 Ben Horowitz 在嘻哈圈的人脉,Clubhouse 甚至能看到 Fab 5 Freddy、MC Hammer 这样的嘻哈圈老前辈……

据 A16Z 合伙人 Andrew Chen 透露,Clubhouse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 Paul Davison 和 Rohan Seth 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领域已经拥有丰富的创业和社交产品开发经验。

Davison 的第一个产品名叫 Highlight,于2012年创立。在移动互联网技术还没那么发达的当时,这个产品做的是把地理位置非常接近的人——比如在同一家博物馆参观的人们——通过互联网连接到一起。Highlight 后来被 Pinterest 收购。

Seth 曾在谷歌 Android 和地图团队工作多年,还创办过自己的移动软件开发公司 Memry Labs。

二人后来联手做了一个名叫 Talkshow 的产品,理念和 Clubhouse 已经非常相似,都是承载音频内容的平台。后来,二人带着 Clubhouse 找到了 a16z,获得了这家(已经明显转向内容业务的)风投公司内部多个部门的好评。“我们相信 Clubhouse 的出现能为这个世界带来积极作用,提高同理心,在人们比以往更需要对话的时候,创造新的对话方式,”Chen 写道。

宣布融资的同时,Clubhouse 也表示 Android 版本正在开发中,新的融资也有一部分会被用于服务器扩容,让现有的用户享受更稳定的服务,让更多用户可以被加进来。

颠覆传统媒体的野心

事实上,Clubhouse 的封闭、私密性是它的最大卖点之一,也受到了少数科技圈评论人士的质疑。因为早期平台上基本都是硅谷大佬和他们的密切圈子人士在自娱自乐,一些媒体报道和评论质疑 Clubhouse 会不会成为又一个 tech bros 的玩具。科技投资人 Del Johnson 透露已经收到了好几个邀请,但仍未加入 Clubhouse,因为自己“厌恶所有具有排他性,且这种排他性并非基于任何实际事物的平台,”(指 Clubhouse 完全可以开放注册,只是为了炒作才不开放。)

因为 a16z 的重度投入支持,Clubhouse 本身作为一个内容平台,也成为了 a16z 创始人理念的传播载体。而包括Marc Andreesseen、Ben Horowitz、前合伙人 Balaji Srinivasan 等人,近几年因为科技和传统媒体对公司账面回报的负面报道很不满意,也在 Clubhouse 上毫不留情面地抨击行业里知名的科技记者,曲解他们在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表述,反被这些记者指责为种族和性别歧视。

抛开这些花边事件不谈,Clubhouse 这个产品确实非常贴合 a16z 和它的核心成员们近几年愈发强烈的“反机构媒体”的理念。

据原彭博社资深科技记者 Eric Newcomer 透露,2010年硅谷公关业一姐 Margit Wennmachers 的加盟,为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 a16z 获得了非常优质的媒介资源。Wennmachers 和各大报社和网络媒体记者的关系密切,帮助 Andreessen 等人以及公司的投资对象公司搞定了很多采访,是 a16z 早期崛起的重要功臣。Andreessen 刊登在华尔街日报上的鸿文《软件吞噬世界》(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背后也有她的功劳。

好景不长。Andreessen 等人热捧的血检技术公司 Theranos 被曝是个骗局,引得整个硅谷哗然。Theranos 造假事件也成为了整个科技媒体业从“盲目追捧最新最酷科技公司”转向“对科技公司问责”的分水岭,让 Andreesseen 对媒体十分失望。

之后 a16z 的麻烦不断,投资对象 HR 软件公司 Zenefits 的高额开销和严重亏损问题被媒体盯上,引得  Horowitz 本人不得不撰文为“肥胖的创业公司”撑腰,表示疯狂烧钱疯狂增长也可以是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

a16z 的表态没有被媒体采纳,但在硅谷它发现,众多指着它过活的创业公司,以及更多想要成为创业者的科技从业者们,成为了自己的拥趸。而在当时,a16z 的体量,多次史无前例般成功的退出,让它有足够的底气可以扔下媒体不管,创造和精心维护自己可控的发声渠道。

(新闻信订阅收入可能比工资还高的)a16z 原合伙人 Benedict Evans 在2015年就开玩笑地说过:a16z是一家通过风险投资盈利的媒体公司。

这家硅谷人尽皆知的风投公司,由在行业乃至社会都能呼风唤雨的大佬级合伙人/分析师领衔,包括 Horowitz、Evans、Connie Chan 等在内的多位前/现员工已经在博客方面为 a16z 打下了江山。该公司参股的新闻信 (newsletter) 发布平台 Substack 业已成为机构媒体人离职转型自媒体的首选。更刺激的是,就在上周,The Information 报道,A16Z 正在计划成立一个媒体品牌,主打评论性质内容。

a16z 也拥有自己的播客阵列,由《连线》杂志出身的前媒体人操刀。Andreessen 本人因为对媒体愈发失望,已经很久没有接受过采访,却是 Clubhouse 的忠实用户,经常在上面出没。

现如今在硅谷,如果出去(或者因为疫情出不去在网络上)进行商务社交,甩出名片的同时推介一发自己的新闻信或播客是最流行的做法。这两者都是门槛不高,但上限可以很高的媒介,而 Clubhouse 将专业人士参与或自发制作音频内容的门槛并且获客的门槛再度降低。这也是为什么领投 Clubhouse B轮融资的 Andrew Chen 将其和播客直接相比。

如果一切顺利,Clubhouse 能够避免 a16z 过去支持的部分倒霉公司的命运,它不但有机会成为一款现象级移动互联网产品,还将引领一种全新的内容生态,并且成为 a16z “颠覆”成就它又背叛它的媒体行业的一支有力武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365体育在线_bet3365备用网_bet3365官网 » Clubhouse: a16z“自媒体帝国”崛起的关键一战